2017年度“浙江重要考古发现”评议会会议纪要

发布时间:2019-02-26  栏目:美高梅历史  评论:0 Comments

(本次年会及年度浙江重要考古发现评议会,由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承办,宁波考古所全体同仁付出了辛勤劳动,再次表示感谢!)
 

  虽然许多人对良渚十分熟悉,但对钟家港和池中寺不甚了解。王永磊介绍,钟家港中段的发现属于良渚文化早期的生活废弃堆积。而武欣则将“池中寺”称为“皇家粮仓”,因为这里出土有近20万斤炭化稻谷,对良渚古城考古意义巨大。

 

图片 1
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参评项目汇报会现场
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随葬器物种类包括印纹硬陶、原始瓷、泥质陶和夹砂陶等,其中印纹硬陶和原始瓷器与同时期越墓出土相同,泥质陶和夹砂陶器数量较多,三乳丁足双穿耳小足和陶鬲、鬲式盉等是越文化之外的其它文化因素。

  

  

  

图片 2
 

  

  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雷少汇报了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的发掘情况。该遗址位于宁波大榭开发区下厂村。因配合工程建设,对其实施了较大规模发掘。遗址文化堆积由早及晚分别为史前、东周和宋元时期。其中史前时期包括大榭一、二期遗存,时代分别大致相当于良渚文化晚期和钱山漾文化时期,这是遗址的堆积主体。本次发掘最重要的收获,就是在大榭二期遗存中发现了史前制盐遗存。遗迹见有盐灶群、制盐废弃物堆和灰坑;遗物主要为陶、石、玉器,其中有大量的制盐陶器。

  “考古充满了乐趣,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也是一项充满挑战的工作。”对于今日年轻考古人在汇报会上的出色表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感到欣慰。“今天的汇报会,正是考古人传帮带作用的最好体现。”

  大榭遗址的发掘,发现了目前我国最早的海盐制作遗存,这为探讨我国海盐手工业的起源与发展提供了明确实证。此外,出土的丰富资料,为构建浙东地区史前文化序列提供了珍贵资料,并为深入研究史前时期人海关系、文化交流等提供了新的案例。
 

  来自浙江省考古所的王永磊和武欣汇报了2017年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收获。PPT上的背景是良渚“神徽”,两位年轻的考古人登台后,不急不躁,向大家“抖”出了许多“硬货”。

 

  

图片 3
 

  来自杭州市考古所的杨曦说,为了配合杭州市南高峰景观提升改造工程,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南高峰塔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1350平方米,发现五代至宋,以及明清建筑遗迹,出土少量瓦当、滴水、塔砖等建筑构件。

  来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谢西营介绍了开化龙坦明代青花窑址的发掘情况。相比于浙江青瓷深入的研究和系统性的发掘,浙江省内青花窑址的研究始终处于起步阶段,尤其是考古发掘尚存空白,因此龙坦窑址也是浙江省内首个发掘的青花窑址。坦窑址位于浙江省开化县苏庄镇龙坦村。为探明该窑址的时代、生产面貌、分布情况等方面问题,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开化县文保所联合对其进行了考古发掘,取得了重要收获。

  ……

  兰若寺墓地建于南宋后期,墓地由风水环境、墓园、坟寺等组成。墓园坐北朝南,至少由四级大台地构成,中轴线方向为323°。第一级台地区域可能是与南宋帝陵单独建设的用于日常祭享和守陵人居住的“下宫”具有相似意义的院落建筑区;第二至四级台地,由中轴建筑群与祭台、拜台、主墓室构成,形成墓园的核心区域,遗迹种类众多,功能区复杂、布局清晰、设计巧妙,全面的展现了南宋时期高等级贵族墓园的真实面貌。墓园还出土了大量陶质、石质建筑构件,多与宋六陵遗址采集遗物特征一致,另有建筑构件陶范以及带有制陶工坊商标类戳印的陶砖出土。此外,在调查中还发现距墓园东侧约150米仍残存兰若寺寺庙遗址。

  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罗汝鹏汇报了绍兴平水镇兰若寺南宋墓地的发掘情况。兰若寺墓地位于绍兴市柯桥区平水镇东部,青龙山与日铸岭之间的峡谷地区,小地名称皇坟山。因绍兴市柯桥区平水镇兰若寺水库裸心湖项目的建设,浙江省文物局委托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柯桥区文化发展中心考古处,对建设规划范围进行考古探勘与发掘。

  

 

  率先登场的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宁向大家汇报了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情况。该遗址复杂的文化因素令人惊叹,在这里,李永宁与团队发现了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因素,也发现有良渚文化、钱山漾文化时期的遗物。而印象中的河姆渡文化聚落多依托丘陵、山地分布,下王渡遗址却是罕见的依托平原设居址,这对研究宁绍地区史前文化的变迁提供了新的视角。“下王渡遗址显示的各时期叠压关系十分完整,它所延续的历史内涵延续可以说是创造了宁绍地区史前考古的记录。”省考古所史前考古室主任孙国平也忍不住为该遗址的考古发掘锦上添花。

图片 4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宣读评选结果

  

  龙坦窑址产品面貌及年代特征相对集中,基本上可确定为明代中期。地层中出土的一件白釉花盆,内腹有“正德庚午(1510年)年造”字款。

  

  南宋临安城的“湖井系统”遗存,因地制宜,集思广益,惠及民生,是我国古代城市给水系统的一大创举。本次发现丰富了对这一“湖井系统”的认识,为研究临安城的城市规划、城市建设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在今日公布的8项浙江省考古重要发现中,有两处窑址遗址成功入选,它们是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和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去年进入省考古所工作的张馨月是名90后,她向大家娓娓道来首次完整揭露的唐代瓯窑窑场。“该窑址出土的一件匣钵上,发现“余王监”三个字,一件瓷碗上出现了“官作碗”字样。”这些令人惊喜的发现,对理解整个唐代窑业管理制度具有指向性的意义。

 

  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54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12项;

  发掘的南宋时期饮水管呈东西向,截面为方形,以四块木板以铁钉和粘结剂拼砌而成,连接处为子母口,设有用以清淤的两块活动木板。水管埋于砖铺路面下,先挖坑槽,底部铺小砾石,再用细腻泥土加以密封,制作考究。

  8大考古重要发现脱颖而出 8090后来汇报

  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杨曦汇报的是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的发掘。为配合杭州市南高峰景观提升改造工程,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南高峰塔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现五代至宋,以及明清建筑遗迹,出土少量瓦当、滴水、塔砖等建筑构件。

 

图片 5

  

  此次发掘揭露的五代吴越国时期遗迹主要为一大型建筑台基。台基座西朝东,未完全揭露。台基表面用素面方砖平铺。台基东侧包边上面用压栏石平铺,下面为三层两列并行的青砖错缝平砌。西侧包边用两列并行的长方砖平砌。台基的西侧边缘处为一砖砌排水沟,东侧为砖砌散水、石排水沟和庭院砖墁地等。在大型建筑台基及排水沟的西侧是第二级黄土台基,台基表面尚残存一些砖砌墙基,未完全揭露。

  今年的汇报会上,来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14位汇报人带着参评项目一一亮相。与往届相比,今年的评选现场不仅云集了省内众多考古大咖,还新增了专家点评环节。现场,专家们进行了一系列激烈的观点“交锋”,场面一度十分火爆。

 

  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

  2017年度,我省田野考古工作取得了颇为丰硕的成果,据了解,本年度,省内勘探和调查的项目多达151处,发掘项目41项,其中参评重要考古发现的项目共20项,经过初步的筛选,有13项重要发现入围参评汇报会。

  

 

  

  9、谢西营:开化龙坦明代青花窑址

  12月18日,由浙江省考古学会主办的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在宁波揭晓。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绍兴平水镇兰若寺南宋墓地、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8项考古发现成功入选。
 

 

  对于大家所关心的地宫问题,杨曦表示,根据揭露的塔基情况,南高峰塔并未营建地宫,这一现象也说明五代吴越国时期地宫尚未成为佛塔兴建中的规制。此外,依据考古遗迹、文献记载和浙江现存的古塔、民国老照片等,杭州考古所联合浙江省古建筑研究院海对南高峰进行了概貌性复原。

 

  时间从史前时期跨越到南宋,来自省考古所的罗汝鹏进行了绍兴兰若寺南宋墓地的汇报。兰若寺墓地建于南宋后期,是目前所见浙江地区规模最大的南宋墓葬。在宋六陵已遭毁坏的现状下,兰若寺大墓可以认为是浙江境内规格最高的宋墓之一。不过,这究竟是谁的墓?一切还有待考古专家们的继续考证。

 

  据悉,为了使公众对考古事业有更多的了解,浙江省考古学会、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计划在2018年文化遗产日举办考古公众分享会。届时,将精选3、4项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进行现场分享,让考古学走进大众生活。

  此次发掘区域恰位于钱镠墓西,且邻近衣锦街,地理位置重要。发掘揭示的五代建筑遗迹应属吴越国在临安境内的一处重要高规格建置。
 

  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

 

  在上百项考古发现中脱颖而出,2017年度省8大考古重要发现凭的是什么?

 

  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与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成为了今年省考古重要发现中的古建筑遗址代表。

 

  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47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8项;

  本次发掘最重要的收获之一,就是发现了明代曹氏家族墓,共有3座石室墓。墓地整体由地表茔园、神道和墓室组成。地表茔园自后向前分别是围墙和一级台地上的环道、封土堆、墓穴、第二级台地、第三级台地、第四级台地、第五级台地。曹氏家族墓为大型明代家族合葬墓,墓葬规模宏大造型考究,出土七合圹志,志文信息量大,墓上茔园和墓前神道保存较完整,为研究明代的丧葬习俗和地方史提供了新资料。
 

  此次发掘区域恰位于钱镠墓西,且邻近衣锦街,地理位置重要。发掘揭示的五代建筑遗迹应属吴越国在临安境内的一处重要高规格建置,由于发掘面积有限目前尚难以进一步明确其性质。

  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杨金东汇报了杭州萧山陈家埠古墓群的发掘情况。陈家埠古墓群位于杭州市萧山区闻堰街道老虎洞村陈家埠。为配合湘湖逍遥庄园有限公司开发建设,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萧山博物馆对其进行考古勘探,发现春秋至明代的墓葬21座,其中春秋时期石室土墩墓1座,汉代墓6座,六朝墓葬4座,唐代墓1座,宋代墓1座,明代墓8座。出土文物115件(组),包括原始瓷器、玉器、陶器、青瓷器、铜器、铁器和青花瓷器等。

(原文标题:2017年度浙江8项考古重要发现揭晓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故事)
 

 

  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

    

  

  陪葬土墩墓年代为春秋战国之际,分布规律,是经过统一规划的贵族墓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环绕在中心主墓四周,已发掘了28座土墩,均为一墩一墓。墓葬基本位于土墩中心,多有斜坡墓道,可分为石室墓,竖穴土坑石床墓和竖穴土坑无石床墓等三种类型。另外,还在陪葬墓外围发现了同时期的器物坑。随葬品多集中堆放在墓室后端,少量见于墓室前端与墓道交接处,墓外器物坑多见破碎严重的泥质陶和夹砂陶器。

  南宋诗人杨万里,曾记录下双峰之美:“南北高峰巧避人,旋生云雾半腰横。纵然遮得青苍面,玉塔双尖分外明。”

 

  书藏古今,港通天下,自古以来,宁波就与大海难解难分。来自宁波考古研究所的雷少汇报了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情况。这处遗址可不一般,它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制海盐的遗址,制盐灶等工具的出土显示,4000多年前的制盐工艺与传承至今的土法制盐如出一辙。

  坦头窑址的发掘,意义重大。首次完整揭露唐代瓯窑窑场:理清了包括祭祀遗迹在内的窑场基本布局、窑炉的完整结构等窑业基本信息。首次较全面地揭露了唐代瓯窑产品的基本面貌与特征:胎釉质量上乘,面貌上以浅白的胎体上施以各种彩绘瓷为最具特征,在国内同时期的窑业中独树一帜。首次在上林湖以外地区发现了用釉封口的瓷质匣钵以及可以与秘色瓷媲美的部分高质量青瓷。首次在窑址中发现纪年标本,为唐代晚期瓯窑产品确立年代标尺。首次发现唐代“官作”字样:一件匣钵上发现“余王监”三个字和一件瓷碗上“官作碗”等多个字样。这对于整个唐代窑业管理制度的理解,具有指向性的意义。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50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21项;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游晓蕾首先与大家分享了安吉古城大遗址和八亩墩的概况,以及该项目的缘起、实施方法和已取得的成果,接着重点介绍了安吉八亩墩周边陪葬墓的发掘。八亩墩位于湖州安吉县递铺镇古城村,由中心主墓、陪葬墓和外围隍壕三部分组成。由于墓葬多次被盗掘,为了保护文物安全,促进越文化研究,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对八亩墩进行抢救性发掘。

  

 

  今年是良渚古城考古发现十周年,这座包含内城3平方公里、外廓城8平方公里和外围水利系统100平方公里的千年古城遗址,在世界同类遗址中极为罕见,堪称“中华第一城”。

  7、杨金东:杭州萧山陈家埠古墓群

  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

    

  

  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王征宇参评的项目是杭州临安衣锦街吴越国建筑遗址。该遗址由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临安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发掘。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瓷片及铜钱、文字砖、瓦当等遗物,部分砖上发现“官”、“官用”、“大”、“东”、“上”等文字,具有重要价值。

  

图片 6

  

 

  2017年,浙江省考古工作交出了一张亮眼的成绩单:

图片 7
 

  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

图片 8
 

  

  通过对南高峰塔的发掘,明确了南高峰塔的位置与形制,以及塔院建筑的布局和结构,基本廓清了宋代南高峰塔寺的整体空间格局,这种前塔后殿式布局,将成为研究宋代小型宗教建筑的又一实例。
 

  

  兰若寺南宋墓地是目前所见浙江地区规模最大的南宋墓葬,在宋六陵已遭毁坏的现状下,兰若寺大墓可以认为是浙江境内规格最高的宋墓,是目前研究宋代墓葬制度、南宋帝陵制度、南宋建筑史、宋元更替历史等课题最为重要的的考古资料。
 

  绍兴平水镇兰若寺南宋墓地

  8、张馨月: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张馨月汇报了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的发掘情况。坦头窑址位于温州市永嘉县三江街道龙下村,这里是楠溪江入瓯江口,也是瓯窑的重要分布区。为了配合杭温高铁与瓯窑小镇的建设,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温州市文物保护考古所、永嘉县文物馆联合进行了发掘。

  紧随其后进行介绍的,是张馨月的师兄,同样来自省考古所的谢西营。浙江的青瓷文明闻名中外,那么浙江的青花瓷窑址怎么样呢?谢西营介绍,从目前考古发掘情况来看,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是浙江地区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青花瓷窑址,时代可到明代正德年间,为学者探究“青花浙料”这一学术问题提供了大量的一手资料。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书记沈岳明研究员

  

  同时,郑嘉励还指出,城市考古,是历史时期考古的核心议题,而子城是一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因此对嘉兴子城的学术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遗址的江南“古今重叠型”城市,子城多居于城市的核心区,在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中,很难保留下来。在浙江乃至江南地区而言,州郡一级城市,唯有嘉兴子城遗址格局完整,并且具有全面揭露和展示的条件。通过目前的考古调查勘探,可知城墙和城内遗址保存状况较好,具有全面还原中古时期江南子城面貌的基本条件,对研究唐宋江南地区衙署建筑和制度具有重要的意义。
 

  

  河姆渡文化晚期遗迹见有较多干栏式建筑、围栏和灰坑等;遗物丰富,有陶、石、骨、木器,还发现有编织物、碳化种子和动物骨骼等。良渚文化时期遗迹见有土台、建筑基址、墓葬、水井和灰坑等;遗物较多,有陶、石、木器。钱山漾文化、商周和宋元时期遗存堆积单薄,遗物较少。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为课题型考古外,其余7项均为配合基建的抢救性发掘。在发掘与保护之间,考古人一直在寻求平衡点。如今,考古工作者的视线愈发长远。为了对遗址进行更好地保护,遗址公园建设、多学科合作、环境变迁、现代社会问题等都在考古人关心、思考的范围之列。

 

  

 

  

  最后,向一年来奋斗在考古考古一线的各位同仁,致以最诚挚的感谢,感谢你们的吃苦拼搏和艰辛努力,希望明年再创佳绩!浙江考古人,我们一直在路上!

  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情况由来自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王征宇进行汇报。今年4至10月,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临安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在配合临安区政府地下车库人防工程建设的考古发掘中,于一号探方(T1)内发现五代古建筑遗址,并揭露宋、元等不同时期建筑遗迹多处,出土大量瓷片及铜钱、文字砖、瓦当等遗物,部分砖上发现
“官”、“官用”、“大”、“东”、“上”等文字,具有重要价值。

  2、雷少: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

  

 

  【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名单】

图片 9
 

  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的发掘

 

 

 

  同时,一年来我们在科技保护的硬件建设方面也取得了很大进展。我们省考古所正在与安吉县共建遗址馆与考古保护中心;与余杭区良渚管委会共建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中心;与慈溪市建成了上林湖展示馆与考古中心。此外,余姚市井头山遗址的工厂终于被搬迁,将与河姆渡博物馆共建河姆渡文化研究中心。这些都是我们浙江考古今后向前发展的硬件基础。国家文物局指出,我们的考古工作不能只管发掘和研究,还要管保护和利用。这方面我们省才刚刚起步,相信今后会有更深更全面的发展。

 

  为配合子城遗址公园建设,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湖州市文保所,对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以厘清遗址的分布范围和基本内涵。子城遗址四至边界清晰,面积约7
万平方米:东南西北的五代城墙遗迹,系夯土城芯,内外包砖,元末明初以后,城墙逐渐废弃;子城中轴线格局完整,宋明时期的甬道、仪门、丹墀、大堂(设厅)、二堂遗址,基址完整,层位清晰;中轴线两侧,经过勘探,也发现有仓储库房或其他遗迹。除此,还出土了大量三国西晋已降,历经唐宋元明时期的建筑构件、瓷器、碑刻等遗物。

  回首2017,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刘斌所长讲到,2017年,浙江省及各市考古所在省文物局的领导下,都圆满完成了配合基建考古的硬任务,同时也在在服务大局和保护文化遗产,建设文化浙江的新时代中,做到了文博单位应尽的力量和职责。各考古单位也能在基建抢救性考古中,保持课题意识,不忘我们考古学的本分,取得了良好的业绩。在主动性课题研究考古和大遗址考古中更是获得了喜人的成果。在推进文化遗产保护、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以及良渚古城申遗等方面发挥了考古工作的核心作用。在新公布的第三批12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中,我们浙江上林湖越窑与龙泉窑两项,成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另外,安吉古城和嘉兴马家浜遗址也获得了立项,这些都与我们考古人的奋斗是分不开的。没有考古人多年来长期的发掘和研究,对遗址价值以及完整性的认识,便不会有今天的良渚、上林湖和龙泉窑等大遗址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当然,这和我们地方政府的积极保护也是分不开的。

  南高峰塔遗址五代至宋遗迹主要由五代始建时的塔基,宋代重修的道路、塔院建筑基址等组成。塔基利用自然山岩,经平整、填筑而成,现平面形状为不规则六角形。塔身平面呈等边六角形,残存底层之东边南段、东南、西南、西四面的边砌石。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