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花道雪:与高桥绍运并称为“大友双璧”

发布时间:2019-07-27  栏目:美高梅历史  评论:0 Comments

立花道雪(永正10年3月17日—天正13年9月11日,即1513年4月22日—1585年11月2日)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九州岛丰后国大名大友氏的家臣,与高桥绍运并称为“大友双璧”。法号麟伯轩、道雪,原名户次亲守、亲廉、鉴连,官称纪伊守、伯耆守、丹后守。后世的人们以武勇称道雪为九州军神、雷神的化身、武神、鬼道雪及大友之魂。

坎坷少年

父为户次亲家,母为由布惟常之女正光院,继母为臼杵鉴速之姊养孝院。妻子为入田亲诚之女波津为先妻、正室问注所鉴丰之女仁志姬(西姬/宝树院),侧室为宗像氏贞之妹色姬。女儿为立花訚千代,婿养子为立花宗茂,另有继子安武茂庵、政千代。幼名八幡丸、孙次郎。

丰后大友经过义长、义鉴几代的经营,成为兼任筑后、丰后两国守护的实力大名,一度与岛津、少贰并称“九州三雄”,然而少贰氏作为守护九州的桥头堡,在大内的九州侵攻下已走向衰弱,大内由此将势力扩张到了筑前与丰前,于是幕府便只好用大友家牵制大内九州的扩张,在这样的背景下,宗麟过早的卷入了政治的舞台。

少年初阵

天文二年(1533)十二月,虚岁才四岁的新太郎被幕府任命为筑前守护,这个过于荒谬任命在战国时代是绝无仅有的,不过也正因过分的荒谬而让人看到了它明显的针对性。后来事实证明这一任命达到了其预期效果——大友家随后便出兵筑前,与大内在势场原发生了激战,结果是大友先败后胜,阻止了大内氏在九州扩张的步伐。

大永6年(1526年)3月20日,丰前马岳城主佐野亲基和问田重安内通大内氏而反叛大友家,大友家令丰后大野郡藤北庄的铠岳城主户次亲家出兵讨伐,然而亲家重病在床,年约13岁的亲守代父出征,身着系赤縅的铠甲绑着水色的绳结,头戴白星兜并附有八相前指物,腰挂家传宝刀并骑乘附有金纹鞍的爱马户次黑毛,率领3千士兵连夜赶往马岳城,于清晨时分发动攻势,于一天之内便攻破了拥兵5千人的马岳城降服了佐野亲基和问田重安,许多大友家臣对亲守以年幼之身便立下如此惊异的战功皆赞赏不已,户次家此后受到大友更加的重用。

大友义鉴对作为大友家的继承人新太郎,从小便是寄与了厚望,也因此而特别选定亲信重臣入田丹后守亲诚作为新太郎的师范。然而不久之后新太郎的处境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元服正式称作义镇的前后,其母去逝了,随后义鉴又娶了一个后妻,一系列的打击使得义镇的性格在成长中逐渐变得粗暴冷漠。同样也成为家中变乱的根源。

同年4月19日亲守之父亲家病逝,亲守因此继承户次家为第十四代家督,同时拜领大友当主大友义鉴的“鉴”字而改名为鉴连,不久与津贺牟礼城主入田亲诚的女儿波津结婚。

天文十九年(1550)二月,大友义鉴乘义镇到别府的温泉疗养之机,于府内西山城召见重臣斋藤播磨守、小佐井大和守、津久见美作守、田口藏人佐四人,征询对于废义镇改立盐市丸一事的意见,斋藤四人表示拒不服从,最后不欢而散。津久见与田口自知不久之后就会遭到主家的讨伐,因而作做了迅速反应:逆袭义鉴的居城,斩杀了义鉴的后妻与末子盐市丸,义鉴本人在桐之间被砍成重伤,史称“二阶崩之变”,而后府内城陷入混乱之中。义镇随即从别府起兵,以佐伯惟教为前驱杀入府内,在居城接受了义鉴的遗言,成为大友家第二十一代家督。不久之后义镇经过激战,诛杀了事变的首逆津久见美作守与田口藏人佐。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1

在此次事变中,义镇的行为足以称得上是疾风迅雷,然而这样的速度足以使人怀疑其事先是预谋好的,并且义鉴重伤而死的日期是二月十二日还是十三日一直存在争议,由此也让人对义鉴遗言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关于义镇谋反的说法更多可见于土师武的《续西国合战记》。究竟真相如何已无从考证,然而不管怎么说,在此事件上都能看到大友义镇一定的能力:若从单纯的平乱看,他的行事迅速果断如疾风迅雷一般,足以显示出良好的应变能力和一定的军事水平;若此次事变真是出自他的预谋,也可见他的不甘被动、深厚思虑和政治手腕。也就是说他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战国强盛之主应有的素质。随着“二阶崩之变”引发的内乱全部平息,大友义镇正式作为一个战国大名登上历史舞台。

义镇的忠臣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2

天文4年(1535年),肥后国人菊池氏一族反叛大友家,户次鉴连率3千兵马前往讨伐。菊池氏联合城氏、隈部氏、山鹿氏、金子氏于车返一地的险隘地形和鉴连对峙,并发动火计和三方包围,此时肥后国人之一的合志氏反叛菊池想转为大友援军为内应,然而鉴连却派使者海老名肥前传达说:‘不管战争的胜败,武士的忠诚心是最优先重要的’而拒绝了援军,希望对方能作为敌方尽忠作战。
此战最后靠著鉴连堂叔父户次亲宗的勇猛突击造成敌军混乱后,鉴连以鼓声振奋士气大举追击而获得胜利,丰后和筑后的国人此后也一一归降,鉴连因此又立忠功。

风云瞬间

天文19年(1550年),大友义镇(大友义鉴嫡子/宗麟)的叔父菊池义武,和师傅入田亲诚,对义镇感到不悦,因此怂恿大友义鉴转立义镇的异母弟塩市丸为下任家督并废黜义镇的继承人地位,大友义镇为此情断义绝,于2月10日与重臣津久见美作守、田口藏人袭击了大友义鉴的居所,史称“二阶崩之变”大友义鉴、义鉴之女、塩市丸和他的生母,以及侍女皆一同被杀尽,事变后大友义镇成为了大友家第二十一代当主。

义镇所继承的大友家,拥有丰后、筑后、肥后三国的守护职(肥后守护在打败菊池义武后于天文十二年获得)。不过由于家内一大批重臣在二阶崩之变中的故去和各国豪族的离心,义镇初期的大友家比之义鉴最盛的显得中落了不少。其中影响最大的变故,来自义镇的叔父、肥后的菊池义武,可以称得上是“二阶崩之变”的余波。菊池义武一直与大内结盟以谋求独立,但却被兄长义鉴打败,处于南肥后的相良氏庇护之下,在二阶崩之变中,菊池义武乘机联络肥后的豪族鹿子木氏与田岛氏夺回了原来的菊池领地,并一度与入田亲诚勾结,率军进出丰后,试图相机入主大友本家,然而由于义镇闪电般的平定了入田亲诚,义武只能悻悻然地退回居城肥后隈本城。因为刚经历内乱的大友家内不稳,加之菊池氏在肥后的一定实力,义镇不得不掩饰表面上的不愉快,而采取一些手段来稳住菊池义武,前文所记的“此次事件的根源,与入田亲子的恶行有关”这一书状,由此看来算是大友义镇对义武的表白,将变乱之源归于入田氏,事实上也是暗示对义武在丰后的军事行动不再追究。但叔侄间产生的裂痕已是不可挽回,这便直接导致了肥后一国与大友家离心,所以义镇继任初期,大友家大致只控制着丰后、筑后两国以及筑前的高桥等豪族,
一般通说的大友家最强的家臣团“丰州三老”大致就是这一期间形成。

之后于3月,鉴连接受大友义镇的命令攻打始作俑者入田亲诚的居城津贺牟礼城,鉴连因此而和亲诚之女波津离婚,反叛兵败的亲诚在逃往阿苏家后被迫自杀。接着鉴连于8月领兵三万五千攻破菊池义武的隈本城而立下忠功,菊池义武被流放到对马岛。

因为在“二阶崩”前后大友家上一辈的重臣已凋零殆尽,义镇只能提拔新一代重臣,此期间得到义镇的重用的,有在征伐入田亲诚一战崭露头角的户次鉴连、义鉴临终时托付文书管理重任的臼杵鉴速,以及义镇的侧近吉弘鉴理,再加上老臣吉冈长增,这四个人构成了大友义镇的重臣核心。特别要提到的是其中的吉冈长增,因为在早年的大内九州侵攻中败降,此后不见其记载,可见他在义鉴时代一直受蔑视压抑,但在“二阶崩之变”半年后复归,成为义镇的加判众,不久参加了义镇对肥后菊池义武的攻击,此事见诸《吉冈氏家传》。然而大友的丰州三老,具体是哪三个人说法不一,因为吉冈长增的“长”是得自宗麟祖父大友义长,比其余三人的”鉴“字都高了一辈,同时更多时候是以一个谋臣的形象出现。另一方面户次鉴连、臼杵鉴速、吉弘鉴理在多处记载中都被称做“大友三将”一起参加了宗麟时期的大部分作战,然而吉冈、吉弘、臼杵又是同一个时期在丰州故去,称为丰州三老也不为过,反正争议自是因为矛盾的存在而存在的。同一时期菊池义武在肥后的反攻事迹,散见于各肥后豪族家传,《鹿子木氏家传》:”义武复归后与三池、大津山、和仁诸家攻击大友方的小代氏,同时名和、相良、合志等诸家也协助义武攻击了木山?益城城。”面对这样的形势,义镇果断的采取了反击,天文十九年四月,在筑后镇压了响应菊池骚动的三池亲盛与西牟田亲氏,而后攻入肥后菊池领地,面对大友的强大军势,此时有菊池三重臣之称的肥后国人领主的隈部、赤星、城三家全面倒向大友一方,同年八月,义镇在肥后合志原合战中打败菊池义武,后者由岛原逃向相良氏领地,原菊池领土被赤星、城家瓜分,自此大友再度控制了肥后中、北部。三年后,菊池义武被相良氏交出,在回丰后的途中于直入郡的宝泉庵为义镇方的人所杀,至此困扰义镇父子两代的肥后之患才得以撤底解决。

筑肥丰转战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3

天文23年(1554年)为了确保丰前的领土,10月13~15日鉴连等大友军于丰前柳浦击退驻军于丰前门司城的毛利军,鉴连之奋战造成毛利元就、小早川隆景大败总崩,成功夺回门司城。同年,鉴连收弟弟户次鉴方(鉴坚)之子户次镇连为养子,继承铠狱城。

同一时期,筑前、丰前两国大部处于大内控制之下,由杉家担任守护代。面对强横数代的西国之雄大内氏,大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缺乏向北扩展的空间,然而这种情况在义镇继位后也逐渐被打破了。

弘治2年(1556年)6月3日,鉴连于丰后海边讨伐内通毛利氏的住民齐藤小左卫门、小原本庄。

天文二十年(1551年),八月二十九日,大内氏笔头家老陶晴贤起兵叛乱,

弘治3年(1557年),大友义镇对倔强不服的筑前国人秋月文种,肥前国人筑紫惟门发动攻势,于7月令鉴连合高桥鉴种、臼杵鉴速以及吉弘、田北、志贺、一万田、吉冈、田村、佐伯、朽网、小原等将共约二万前往征讨,鉴连不负义镇所望于7月7日接连攻下了文种的古处山城和惟门的胜尾城,使得秋月文种成为浪人并降服了筑紫惟门,至12日平定了部分筑前和肥前地区。同年大友家与毛利家签定合约,令毛利家承认大友义镇之弟大内义长于北九州的领地为大友领有,并且不得侵犯。

九月一日大内义隆在长门太宁寺自杀,随后陶晴贤讨伐了筑前守护代杉兴运与丰前守护代杉重矩。此时大内家已断绝了嫡嗣。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三月一日,陶晴贤从大友家迎立了义镇的同胞兄弟晴英为继任大内家督。而在天文十三年时晴英已一度成为大内义隆的养嗣子,但在次年义隆的嫡子出生后便被送还大友家,所以此次也可说是夙愿得偿。关于陶的叛乱与晴英被迎立,一般说法是陶事先便与大友密谋好了,所以事后的大友与大内便结成了盟友关系,北九州的筑前与丰前,成为了两家的缓冲地带,事实上也就是说大内氏默认了大友对这两国部分豪族的控制。而后,大友义镇甚至一度配合陶出兵讨伐筑前骚动的原田种实。同样是天文二十年年八月,大友义镇许可天主教在丰后传播。这或许是为了用天主教平等博爱的教义来麻醉领民,也麻醉义镇自己那颗因长期与至亲家人明争暗斗而逐渐阴冷灰暗的心吧。而事实上他的行事却表明他一直未受教义感化。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4

争霸前奏

永禄2年(1559年)2月8日进攻北九州国人豪族宗像家的领地,攻陷了白山城、鸢狱城并进至宗像居城许斐山城的同时因为毛利元就破坏约定偷袭大友方门司城,鉴连为防前后夹击放弃攻城撤退至丰后。一方,门司城将怒留汤主人退至丰后,义镇对于毛利家的毁约大怒,在对毛利以外交操作谈不咙的情形下,于永禄4年(1561年)4月先以鉴连、田北鉴生、田北绍铁、田原亲贤等大友军率六千余骑进攻丰前,攻击毛利方位于丰前的香春狱城,城将原田义种以落石一时击退大友军,但鉴连冷静的加入兵力,令追击的原田氏遭到分断,大友军再各个予以击破,终于7月15日攻落,迫使原田义种自刃。然而此举造成筑前豪族联手反击大友,9月毛利军又趁机攻落香春狱城,城将志贺常陆介败退至丰后。后义镇亲率鉴连、吉弘鉴理、臼杵鉴速、吉冈长增、齐藤镇实、田原亲贤等大军前往丰前门司城,9月2日开始进攻,大友军更请来葡萄牙军舰炮击门司城,10月9日策反了毛利方的稻田禅正、葛原兵库助,但是由于被毛利方发觉利用,于10月10日的明神尾战斗中遭到伏击败战,26日大友军再度总攻击,这时鉴连率领八百名弓兵攻击毛利军,并在数支箭上绑上写有“户次伯耆守鉴连随时候教”的字条以激烈的箭雨射向毛利军,此后毛利军中,传开了大友家名将户次鉴连的名字,武名逐渐广传于多个地区。同年鉴连担任了大友家掌握军政系统的加判众职位。

弘治元年(1555)九月,陶晴贤在严岛之战败死,毛利迅速崛起并攻入大内本领的周防长门,此战在北九州也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事先已内通毛利的筑前丰前诸豪族此时响应毛利举起叛旗,与仍忠于大内氏的豪族发生激战《宗像氏家传》。此期间大内忙于应付毛利而无法顾及九州,大友义镇因为同盟关系便成为大内在九州的代表。弘治二年(1556)年二月,义镇率志贺、朽纲、田北等军攻入丰前,随后占领了通往西国的门户门司城。对于丰前的豪族,义镇也采取了镇压与笼络双管其下的措施:逼迫城井家投向毛利的城井长房隐居让位于其子镇房,而镇房的“镇”字便是得自义镇并娶了义镇之女为妻,所以这样的安排也确立的城井氏对大友牢固的从属关系《城井宇都宫氏家传》,另一方面,站在毛利一方的门司等氏在义镇的攻击下或者灭族或者丧失了领地。

永禄5年(1562年)大友义镇因为败战以及家中信仰问题而剃发入道号“宗麟”,鉴连也跟随出家入道号“麟伯轩道雪”,不久道雪被任命为筑后方分,领有筑后赤司城。同时宗麟赠送黄金五十两给予幕府,控诉毛利毁约之举,希望足利义辉将军出面和议,一方着手进行连络毛利家背后的尼子义久打算准备夹击毛利家。9月,鉴连又随大友军进攻丰前毛利方重臣天野隆重镇守的松山城,于丰前苅田着阵,并于上毛郡防范毛利方的夜袭,13日于松山城后的海岸与毛利军激战,10月13又抵抗毛利军于柳浦一地集体的攻击,此战鉴连讨取了冷泉元丰、桂兵部大夫、赤川助右卫门三位毛利方大将,11月19日大友军再次强攻松山城,两方互有重大死伤。永禄6年(1563年)1月,因松山城是个倚海难攻的要害久攻不落,大友军最终撤退。27日道雪接见足利义辉于丰前进行“丰艺和谈”。5月两家终于谈合,毛利家保有门司城,交回松山城于大友,并将香春狱城毁坏,退出九州并停止对丰筑诸豪族的援助。

控制了丰前后义镇开始攻略筑前,弘治三年(1557)年七月,大友义镇以户次鉴连、臼杵鉴速、志贺亲度为大将率两万兵攻击以秋月为首筑前诸家,其中的原田等氏在猛攻下降服,最终大友军将秋月文种包围在古处山城。经过一场激烈的攻防战之后,古处山城落城,文种自刃,其嫡子晴种当场战死,而幼子种实与筑紫惟门逃往毛利领地。自此筑前平定,年底,为显示统治者的权威,大友义镇对筑前进行了检地《筑前国续风土记》。然而也正是在这一年,大内在毛利的猛攻下灭亡。大内义长在败亡前,曾向大友义镇请求过援军,此时义镇已与毛利元就有了秘密协定——毛利承认大友对北九州的统治,作为代价大友不得干涉毛利的防长攻略,相应的〈毛利元就物语〉记载“元就在防长侵攻时曾通过备后土豪小寺元武与大友义镇进行外交,成功排除大友的干扰”。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5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就这样为了自己对领土的野心,义镇把最后的亲弟弟也牺牲掉了。

筑前争乱记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6

永禄8年(1565年)6月,筑前有“西大友”之称的立花鉴载反叛大友家,道雪奉命讨伐于7月4日攻落其居城立花山城,之后在宗麟惜其家系下没有将其杀灭,令鉴载继续为立花山城主。

永禄二年(1559)四月十日,大友义镇以亲信部将高桥鉴种为筑前宝满、岩屋城主《横岳古文书》。高桥鉴种原名一万田亲敦,是大友的庶支近系,曾前往防长辅佐大内义长,后回归大友家并与户次鉴连一起活跃在平定筑前秋月的战斗中,由此也受到义镇信赖,因义镇之命成为宝满城主高桥长种的养子,由此才改名为高桥鉴种,成为大友家在筑前军、政各方面的代表。六月二十六日,大友义镇补任丰前、筑前守护,同年夏,毛利军违反与大友的约定,突袭了门司城,由义镇委任的门司城代怒留汤主水(助)向丰后败退。自此大友与毛利的双雄对决正式展开。九月,大友以田原亲宏为大将攻击门司城时,却遭遇了小早川隆景的援军,不利而还。十一月九日,大友义镇补任九州探题,被幕府承认为九州的最高统治者《大友家文书录》。然而此时毛利家在丰前有了初步的根基,并帮助秋月种实恢复了古处山城的领地。

永禄9年(1566年)秋月种实在毛利家的帮助下借兵三千重回筑前领地。同时毛利家攻陷月山富田城消灭尼子家后屡对筑前国人如原田、麻生、宗像、筑紫等进行策反,并且岩屋、宝满二城主的高桥鉴种因早先不满宗麟色淫兄嫂也一并反乱,宗麟对此派出道雪和吉弘鉴理、臼杵鉴速、吉冈长增(宗欢)、齐藤镇实五将领丰后、筑后、肥后共二万兵前往镇压。

从永禄元年(1558)到永禄三年(1560)这两年多的时间在北九州的活动记载仅田原亲宏攻击门司败还一条,严岛战后的毛利水军成功的封锁了防长海岸,使得义镇只能望洋兴叹,再加上外交上受到麻弊,就此放松了对北九州及防长的军备扩张,而在《伊予中世年表》的条目中有“1558年,大友由日振岛攻击了土居氏”,“1560,大友攻入南伊予,土居清宗在石城笼城,而后败死,犬尾城、吉冈山城陷落”。可见大友氏这一时期的主力确实是活跃在南伊予,《土居氏家传》也记载土居清宗号称伊予文武兼备之将,长年以来多次击退大友来袭,然而却在石城一战与其子清贞一同壮烈战死,由此也可见大友此次攻击之猛烈。事实上,不难看出这是大友声东击西策略——在北九州和防长再难有实质性进展,不如掉头杀向伊予,另一方面,前一时期大友主力活动在北九州,足以让伊予方面放松警惕。但是,他却低估了毛利元就把握机会的能力,以为毛利刚平定防长,加上已订立了盟约,不至于一下子就进入北九州,所以大友在南伊予取得重大战果的同时,却被毛利钻了空子,攻下门司在丰前站稳了脚跟。此时义镇三十岁,远不及六十三岁的毛利元就老辣。

永禄10年(1567年)道雪等大友军势于7月7日先后在短兵相接,矢雨如注的激战下攻陷高桥鉴种的岩屋城和宝满城,降服了高桥鉴种和筑紫广门,之后大友军进军至先前于7月11日至21日顽强抵抗大友军齐藤镇实攻势的秋月种实的秋月城,8月14日大友二万兵力于秋月城下的甘木、长谷山一带和种实一万二千兵对战,此时道雪在一日为数七场的战事当中七度持刀枪冲锋于敌阵讨取秋月方七位小有名气的武将,15日大友军再攻落秋月方的邑城休山茄子城,守将坂田诸正自刃,种实见状退守至古处山城,大友军则驻军于休松一地休息。9月3日,大友军阵中传来毛利军来攻的流言,大友军势因此开始撤退动作,秋月种实见机引兵一万二千打算奇袭道雪,但是道雪一早察知率所部三千兵做迎击态势并设置虚旗,击散秋月先锋军内田善兵卫和秋月治部更突崩中备军绫部骏河五千骑,虽然秋月治部一度重整二千兵攻击道雪本阵并讨死道雪部将十时惟忠,但秋月种实此时见到道雪所摆之嘘旗误以为大友援军来袭因而撤退。(此战于户次军谈中,记载道雪乘马奋战,故此时双足应还健全。)

然而接下来,毛利却再无力对北九州进一步扩张,因为随后福屋隆兼的叛乱以及与出云尼子关系的破裂使之不得不再次把主力转回中国。相反的的从伊予回过神来的大友义镇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北九州。

4日未明,秋月种实四千兵乘着风雨之夜夜袭大友军吉弘鉴理、臼杵鉴速的阵营,大友军一度陷入混乱,期间发生自相残杀的惨况,道雪见状吞下正在食用的饭团,急令家中大将由布惟信、小野镇幸等人分兵驱敌,并率自军为殿后援助吉弘、臼杵等军撤退,更持刀枪冲入敌军中振奋反击士气,激励了大友诸将而开始反击,终使秋月军转由胜转败而撤退,并传闻此战的道雪被称为“鬼道雪”,然而此战道雪也失去了五位亲族,分别为叔父亲久、弟弟鉴方、堂弟鉴比(鉴方及鉴比皆有同为鉴坚的名字,于各项记载此战之文书中常被混淆)及堂叔父亲繁、亲宗。

丰前交锋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7

永禄四年(1561)年六月,大友义镇以田原近江守亲贤、户次伯耆守鉴连及田北为主力,集合国东众和宇佐众,总兵力六千余骑攻入丰前。首当其中的是香春社的大宫司原田义种,七月,原田义种以三百人在香春岳城笼城,随后大友方发起了激烈的攻城战,由于守方在关键处配备了弓箭手并不断的投下大石,给大友军造成了一定损失,战斗一度陷入胶着状态,七月十五日,大友军发动总攻,从蛇口攻入城内,原田一族十三人自杀。而后义镇以配下的志贺常陆介担任香春岳城督。同一时期,与原田义种同族的筑前秋月、田尻、砥上诸家也起兵呼应原田,大友军随后就忙于镇压各处的烽火,而毛利乘此空隙于九月对香春岳城发动猛攻,城将志贺常陆介弃城逃往丰后。

永禄11年(1568年)2月立花山城主立花鉴载再次反叛大友家归属毛利家,立花家臣荐野宗镇、米多比大学此时为了贯彻对大友家的忠义反叛立花家,并在袭击鉴载失败后改仕于道雪。
鉴载则于4月6日迎来毛利家的清水宗知(清水左近将监,清水宗治之兄)8千余人和军船百余艘,更联合原田了荣(原田隆种)、原田亲种与高桥鉴种家臣卫藤尾张守约1万人于立花山城,4月24日道雪与吉弘鉴理、臼杵鉴速、志贺亲守3万余人包围了立花山城,三个月后于7月4日大友军强攻立花山城,道雪与家臣一同奋战于立花军阵中,并且家臣内田镇家之兄内田镇并作为道雪护卫替道雪中箭身亡。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8

7月23日立花势因为道雪的调略而令立花家臣野田右卫门大夫背叛为内应,立花鉴载因而兵败离城脱逃后自杀,而原田亲种,卫藤尾张守以及清水宗知则往中国毛利家方面退却,立花山城则交由臼杵镇氏(臼杵近士兵卫)暂时代守。7月29日道雪等大友军将致力于筑前反大友势力的扫讨,原田亲种,卫藤尾张守以及清水宗知于8月2日突然又夺下了立花山城,道雪再次和鉴理、鉴速反击,道雪于8月14日于生松原先击破了原田了荣的军势后,会合大友军于立花山城下共击敌军,并往芦屋方面追击讨杀了卫藤尾张守并将亲种射落马下,敌军皆因为道雪的夹击攻势而做四散逃,道雪自军并讨取3百余人,这时为了救援原田亲种的原田亲秀又率3千和道雪激战,结果不敌道雪军而损失多位家臣而败退,另外清水宗知则仅剩20余人乘船回了毛利领地。8月19日,秋月种实终于因为失去了毛利家的援助而降服大友军。11月25日,道雪从筑前山隈城移动到高良山下的富本(问本)城,28日,道雪为了确保筑后国人问注所鉴丰不参与筑前国人反乱,娶了鉴丰之妹仁志姬为正室。

十月,大友军攻向门司城,毛利也在门司集中主力应战,双方展开正面交锋,此次双方的阵容都颇为豪华,大友方以义镇本人为总大将,同时派出了户次鉴连,吉弘鉴理、斋藤镇实、田原亲贤、臼杵越中守等名将,此战也是名将高桥绍运的初阵,毛利方则是毛利元就本人与小早川隆景、冷泉五郎元丰、浦兵部宗胜及儿玉内藏丞在阵。作为智将与智将的对决,谋略的使用在此战中表现得颇为精采——十月十日的合战前夜,经过大友方的调略,门司城内的稻田弹正与葛原兵库助二人答应于次日大友发动攻击时充当内应,然而此事不久之后便被毛利方面得知,元就将计就计在城内设下圈套,次日,大友军顺利攻入城内,却遭到毛利军的伏击,在付出惨重损失后退出城外,随后大友方以臼杵、田原的铁炮队及户次鉴连八百名弓箭手为主力与毛利苦战。同月二十六日,大友义镇再次发动攻击,然而此时小早川隆景的援军已经赶到,大友在战局中已处于完全劣势。十一月五日夜,大友军开始从门司城撤退,然而小早川水军却从海路迂回,于次日在黑田原、国分寺附近设伏袭击了大友军,这次战斗给大友造成了最大的损失。此即门司城合战,大友方前后有竹田津则康、吉弘统清、一万田源介、宗像重正、大庭作介等多名武将战死。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9

义镇因为门司的惨败一气之下遁入空门,由此改名为大家所熟悉的“宗麟入道,同时也有数名家臣跟随宗麟一起剃发入道:吉冈长增改称吉冈入道宗欢,户次鉴连改称户次入道麟伯轩道雪,这样做的原因,恐怕还是因门司城之败而自责,因为吉冈长增是义镇当时的主要谋臣,而户次鉴连则是众武将之首。随后的石见福屋隆兼叛乱和尼子氏的蠢蠢欲动使毛利陷入两线作战的境地,多半是在元就的授意下,将军足利义辉发出停战令,向毛利派出了外交僧圣护院道增、向大友派出了久我晴道,敦促两方合谈,而之前毛利与尼子的和谈,也是以这两个人为中间人进行的。宗麟向使者献上黄金五十两,同时报怨毛利的言而无信,却被使者搪塞过去。心怀不满的宗麟于永禄六年再度攻入丰前,却在松山城打了败仗退回丰后,此后便只好坐下来继续合谈。

永禄12年(1569年)1月,大友宗麟亲率五万大军征讨“肥前之熊”龙造寺隆信,隆信拒绝了道雪和吉弘鉴理的和平交涉,大友军于3月开始攻击,道雪与大友诸将领三万进攻江上武种的势福寺城并使其降服,后吉弘鉴理于多伏口一地击败龙造寺军主力,欲进击之时突然发病而错失良机。一方,在龙造寺隆信的联络下毛利元就见隙率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乃美宗胜4万余人由吉田郡山城出发经由海路于4月15日包围立花山城并断绝水脉,17日在道雪建议下派出城亲冬提出与龙造寺的议和,后隆信也派遣老臣纳富信景慰问辛劳议和的道雪,并赠送名马一匹。5月3日立花山城被夺,宗麟闻讯急报道雪等将回军包围立花山城,大友军3万于5月5日集结于博多,道雪先于5月6日率军与田尻鉴种一同进攻毛利军触发一场小战,此战道雪自身持枪杀敌,5月13日毛利军度过多多良滨川于松原附近放火与大友军交战四回,5月18日元春和隆景率毛利军4万余多多良滨,道雪、鉴理、鉴速则率兵1万5千分三队为先阵,之后配置了约2万的大友军力与之对峙,双方激战期间,道雪见到小早川隆景一时的阵形空隙,先以8百人铁炮队密集射击后自身拔刀乘马(《筑前国续风土记》载此时道雪乘马)率队冲入敌阵营中,毛利军此时无法敌挡一时遭受败战,后撤退于立花山城,是役为堪称中世纪日本九州最大的合战“多多良滨合战”。

此次合谈因此由永禄五年断断续续的拖到了永禄七年。其间的毛利隆元暴死与石见、出云远征的持续进行使得毛利元就不得不在筑丰问题上以再让步,最后双方达成的基本协定是:毛利从松山?香春岳一线撤兵,在九州只保有门司城,而且不再对筑前的秋月、宗像诸家给予支援;而大友则不得向防长侵攻,同时,以宗麟之女嫁与元就之子幸鹤丸(后来的小早川秀包)来约束此次达成的协定。不过从谈判的内容上看,毛利作为几次大战的胜方却有如此多的让步,而大友作为败者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这样的协约颇有点不正常,而事实证明这也只是毛利迫于无奈的缓兵之举,另一方面毛利在九州保留了门司城,这正是为下一次的九州侵攻作的准备。等到他平定了山阴山阳之后,便再次毁约了。

此后战事转为胶着状态,直至十月,毛利元就因为大内辉弘乘虚夺取山口高岭城以及出云月山富田城方面遭受“尼子复兴军”攻击的消息,遂下令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立刻撤退回国。道雪这时趁机追击毛利军,毛利军阵亡者约三千四百多个。1569年10月13日,大友三老(道雪、鉴理、鉴速)于“芦屋会谈”中决定攻击筑前混乱的元凶高桥鉴种,攻落其居城宝满城后令其切腹自尽,但是在宗麟心软之下只将其流放至小仓城。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10

击退毛利军后的大友军继续实行攻打龙造寺隆信的计划,于元龟元年(1570年)大友六万大军包围了佐贺城,这时道雪因为包围时间甚久导致筑前势力不稳而早先向宗麟提议撤军,8月20日大友军总大将宗麟之弟的大友亲贞遭到锅岛直茂的夜袭被成松信胜夺去了首级,大友军失去主将而接连撤退,这时道雪以殿军防备阵势抵挡追击;此战大友军战死者二千人以上,遂因此败退回领地。

筑前平定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11

与毛利的合谈成功也使得大友宗麟能把注意力转回到伊予方面,此期间,由于大友回师北九州,土居清宗之孙清良乘机攻落了大友在伊予的据点法华津城,而后重新进入土居氏世世代代的居城大森城,由此土居与西园寺的声威复振。

家督继承

永禄八年(1565)六月,大友宗麟发动伊予侵攻,此次与一条氏组成联军攻击了伊予中部西园寺方的宇和郡。同时因为奈何不了毛利,宗麟也把矛头指向门司城合战时协助过毛利的三岛村上水军,却被村上(来岛)通康在伊予北部的松前、忽那山、三津、和气等海岸击退。次年,大友军又在三间町被土居清良击败,随后大友军又攻击了法华津城和黑濑城。同一时期,大友军也开始向北伊予的河野家进军《伊予中世年表》。然而在大友的伊予攻略尚未取得重大进展之际,永禄九年(1566)底,出云的月山富田城落城,毛利元就终于摆脱了中国最大的束缚尼子家。这一段时间,西园寺、河野、及来岛水军也一直纷纷向毛利求援,大友与毛利再次走向双雄对决。

此时立花山城因为立花鉴载的自刃而为空城,为了镇压筑前的反乱势力,道雪在宗麟的再三说服下转封至筑前立花山城,于元龟2年(1571年)五月形式上的继承了立花氏,并迎娶宗像氏贞之妹色姬做为部份和平镇压手段,然而道雪于天正3年(1575年)便将家督之位让给独生女,年仅7岁的立花訚千代,自己退居幕后,道雪此举完全是因为不想继承大友叛臣立花氏这个姓氏,终生使用户次姓。同时,被迫切腹自尽的高桥鉴种其高桥氏则由吉弘鉴理次子高桥绍运继承,镇守岩屋、宝满城。

毛利随后主要忙于统合西国新征服的领地,也出动了一定兵力赶赴伊予,暂时没有能力对大友采取大的攻势,于是便用老套路发动筑前的秋月等国人领主扰乱大友的后方,迁制宗麟在伊予的攻势。永禄十年(1567)一月,秋月种实带着毛利所赠的八十贯军用金和三千名援军从门司城上陆,很快得到了秋月旧臣的响应而夺回了门司城,在筑前与秋月呼应的,还有大友宗麟前度委任的重臣—高桥鉴种。关于鉴种叛乱的原因,众所纷纭,最普遍的说法是因为宗麟强夺了其兄一万田亲实的妻子,并将亲实逼死,高桥鉴种籍由对宗麟的恨意而发动了反叛,大概这只是理由之一,纵观当时的北九州形势,亦可见毛利方的诸豪族在丰前、筑前的势力已明显盖过大友的声势,而尼子的灭亡更是使得毛利声威大振,鉴种处于筑前动乱的中心岌岌可危,为求自保也为了自己的那一点野心而参与到作乱的行列中,这样的行为也不难理解。鉴种正式叛乱的时间,是当年六月,随着秋月与高桥的作乱,筑前的筑紫、宗像、原田及肥后的龙造寺也都起来与之呼应。

筑前镇压战

一时难以相信高桥作乱的宗麟惊怒之下立刻集结筑后、丰后、肥后三国两万兵力,由户次道雪、臼杵鉴速、吉弘鉴理、吉冈宗欢、斋藤镇实五将统领组成讨伐军攻入筑前。七月,高桥鉴种以八千骑在岩屋城外迎战,被大友军击败而退往宝满城,随后大友的讨伐军兵分多路:臼杵鉴速部攻击岩屋城、户次道雪与吉弘鉴理包围宝满城并制压秋月,斋藤镇实一部攻击三条城的筑紫广门,而吉冈宗欢此时负责监视肥后的龙造寺。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