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中美建立新型军事关系须解决3大障碍

发布时间:2019-06-29  栏目:军事详情  评论:0 Comments

  本刊记者/赵杰(发自北京)

摘要: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将于5月15日至22日访问美国。这是今年中美两军最重要的军事外交活动之一,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时隔7年后再次访美。中美建立新型军事关系
解放军总长下周访美图为今年4月,中国解放军总长陈炳德上将在北京美国国会众院“美中工作小组”代表团。
据新华社消息,应美军参联会主席马伦上将的邀请,陈炳德总长将于5月15日至22日对美进行正式访问。期间,陈炳德将与马伦举行大小范围会谈,会见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隆等军政领导人,参访美军指挥机构、部队和院校。陪同陈炳德访美的人员主要包括第二炮兵政委张海阳上将、总参谋长助理戚建国中将及相关军区及军区海空军领导人。中美双方对此次访问高度重视,从参访项目、会见会谈的安排来看,美方给予这次访问很高的接待规格。目前,中美双方正就访问的细节方面进行最后协商。美大局局长黄雪平表示,陈炳德访美将推动建立相互尊重、合作互惠的中美新型军事关系。黄雪平说,陈炳德访美是在当前中美两军关系回升向好,面临良好发展机遇的背景下进行的,目的是为了落实两国元首就发展两军关系达成的重要共识,进一步增进了解、加强互信、促进合作,推动建立21世纪第二个十年相互尊重、合作互惠的中美新型军事关系。黄雪平说,访美期间,陈炳德将与马伦举行会谈,会见美国防部长盖茨、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隆等军政领导人,同美国国会议员、前政要及美军官兵等广泛进行接触。他还将在美国防大学发表题为“积极构建相互尊重、合作互惠的中美新型军事关系”的演讲。除此之外,黄雪平表示,陈炳德还将参访美军指挥机构、部队和院校等,以及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海军基地、佐治亚州斯图尔特堡美军部队、内利斯空军基地和陆军国家训练中心。“有些项目已很多年没向军队领导人开放过。这次作了特殊安排,体现了马伦将军对陈炳德总长访美的重视,体现了美方对发展两军关系的积极态度。”黄雪平说。据介绍,陈炳德访美代表团级别很高,主要成员包括第二炮兵政委张海阳、总参谋长助理戚建国、广州军区副司令员郑勤、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海军东海舰队司令员苏支前、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济南军区空军司令员张建平、总参情报部部长杨晖、总参外办副主任关友飞等。解放军军乐团首访美 《歌唱祖国》成“压轴”曲目为配合陈炳德访美,应美国陆军部邀请,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于12日启程赴美演出,这也是中美建交后解放军军乐团首次访美。据军乐团团长、指挥家于海介绍,访美期间,军乐团将举行5场演出,包括与美国陆军军乐团在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费城音乐学院演艺中心、纽约林肯艺术中心以及联合国总部举行联合音乐会,并在美国迈耶堡军营针对美军官兵举行专场演出。陈炳德和马伦届时会共同出席首场联合音乐会。于海说,代表团由精心选拔的60名演奏员组成,乐队指挥由他本人和指挥家张治荣担任,声乐方面是歌唱家戴玉强。军乐团高度重视这次两军交往史上的大事,已进行了严格的排练和磨合,“达到最好的水平”。关于演奏曲目,于海说,经与美方协商,两军军乐团联合演出曲目分四部分,包括解放军军乐团单独演奏、美国陆军军乐团单独演奏、两军军乐团联合演奏以及返场曲。最后的“压轴”曲目是解放军军乐团演奏的《歌唱祖国》,经过重新编配,这个曲目更加“气势恢宏,有震撼力,能彰显中国的气度”。

  5月17日,继前一天走红毯、设家宴等展示友好的活动之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将军于梅尔堡举行正式的军礼仪式,以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宾——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及其领衔的中国军方高级代表团。

  “中美双方对此次访问高度重视,从参访项目、会见会谈的安排来看,美方给予这次访问很高的接待规格。”此前11日,国防部外事办公室主任钱利华就陈炳德访美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此访的主要任务是落实年初胡锦涛访美成果,与美方重点就进一步推进两军关系发展、深化两军交流与合作进行探讨,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七年再会搁置前嫌

  同样是17日,有一本书正式出版,名为《在中国》(On
China)。书的作者、88岁的老人基辛格或许对“搁置前嫌”体会深刻,上世纪70年代,他推动中美从敌对到友好,自己也成为中国的老朋友。

  近半个世纪后,就在基辛格的书出版当天,马伦的欢迎仪式再次上演“搁置前嫌”一幕,只不过,时空已交错,人物亦不同。继2004年中国解放军总长访美已过去七年,期间两国关系跌宕起伏,直至2010年几近冰点时随着两国元首会晤峰回路转,而两军将领也如期握手。

  国防部外办美大局局长黄雪平表示,此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时隔七年后再度访美,也是继2009年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访美后中国军队领导人“最重要的一次访美活动”。

  回溯这七年,中美关系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矛盾颇多,可谓纷争不断。国防大学教授、海军少将张召忠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奥巴马上任后,中美关系经历了2009年的亲密期,之后摩擦不断变化升级,最终各退一步晴空万里。

  “政治上,涉及不同政治体制、领土完整等问题,中美彼此不可能改变对方,因此在一些问题上僵持不下。”张召忠认为,后来各自愿意适当退让,从而有了对话、会晤并重新全方位合作的机会。

  在张召忠看来,过去几年,中美在经济上“一直斗”,尤其是经历金融危机打击有所衰退的美国,总试图通过全球打压来遏制中国,结果发现包括盟友在内的各国并不跟随,贸易额反而持续增加。这让美国不得不重新审视中国经济发展,并考虑其中的利益相关性,体现在外交上则由强硬趋向柔和。

  军事上,“去年一年美国在中国周边折腾了一遍。”张召忠说,由于日韩、东盟等只限军事配合而不关涉经济等貌合神离的反应,最终美国并未达到所有目的。

  这种局面的产生在基辛格看来,缘自一定时期各自对一些成见的固执坚持。他在新书中写道:“尽管无论是中国的必胜主义者还是美国版本——中国的成功崛起与美国在亚太地区和全世界的地位注定不能和谐共处——都没有被两国政府所支持,但它们却提供了一个很现实的思潮。如果这些观点被其中任何一方采纳,中国和美国将很容易陷入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

  年初胡锦涛访美、5月初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首次将军事纳入其中,“这为双方军事合作铺就道路,也让美国和国际社会意识到了中方的诚意。”张召忠认为。

  共同建设而非震撼世界

  黄雪平说,陈炳德访美是在当前中美两军关系回升向好,面临良好发展机遇的背景下进行的,目的是为了“推动建立21世纪第二个十年相互尊重、合作互惠的中美新型军事关系”。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  “相互尊重就是要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合作互惠就是要通过两军务实合作为双方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为两军关系的发展不断注入活力。”黄雪平这样解释“中美新型军事关系”的内涵。

  不过,这一关系的建立首先必须解决三大障碍。钱利华指出,首先是美对台军售问题,如果美方继续对台售武,中方必然将作出反应,美方应认真考虑并逐步解决该问题;其二是美国舰机对中国近海实行大范围、高强度的侦察,严重影响了两军的互信;三是美国国内歧视性法律问题,如一些法律限制对华高技术出口,限制两军交往领域等,需美方调整和废止。

  张召忠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对台军售问题由于涉及《与台湾关系法》,可能不会马上解决,毕竟美国要终止此举,就必须启动终止该法的程序,而法律程序的启动不会一蹴而就。不过,他认为,双方“只要能本着解决问题的方向谈就是好的,能谈多少是其次的问题”。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