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与大众

发布时间:2019-05-04  栏目:美高梅历史  评论:0 Comments

 
你做啥子?挖蚯蚓的?抓蛇的?你在找啥子?

  我们在找……(没听太明白)

如今,考古学这个长期孤僻的学科正受到公众前所未有的关注。在23日至26日举行的“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上,考古学者也在探讨如何更加主动地走出象牙塔、走近民众,适应时代的需求。因为,当一个学科不再只是蜗居在学术的象牙塔内,而是产生了跨学术、跨文化、跨社会的影响力,这个学科才能说是一个开始走向成熟的学科。

  什么时候掉的?

——编 者

  丢了几千年了。

吹响世界考古学界集结号的首届“世界考古·上海论坛”23日至26日在上海举行。值得关注的是,论坛除向外界发布10项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和9项重大考古研究成果评选结果之外,还连续3晚展开多场公众讲坛,与公众共享考古发现和研究所带来的文化成果。

  怎么丢的,是从飞机上掉的吧?

考古学距离公众还太远

  不是……

一份考古报告只能印一两千册,能看懂的是专家中的专家

  丢几天也不一定找得着,找几千年的东西,没眼!

作为上世纪初从西方引入中国的近代学科之一,发现和研究,在很长时间里几乎就是考古学的全部。考古学探求的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冷门、艰苦。大量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也曾长期束之高阁,鲜为社会大众所知,甚至业界还产生过做考古普及是不务正业的看法。

  这是不久前我在四川凉山和攀枝花做田野调查时,在田边村头与农民的一些对话片断。

 “考古学距离公众太遥远了。”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系副主任高蒙河感慨,“长期以来,我们的考古报告过分数据化,枯涩难懂。通常一份考古报告只能印一两千册,能看懂的只能是专家中的专家。”最极端的例子,是一位考古学家坦承,“我曾经编写过一个考古报告,大概全国只有3个人能看懂。”

  每一个做田野的考古工作者,都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当一个学科不再只是蜗居在学术的象牙塔内,而是产生了跨学术、跨文化、跨社会的影响力,那这个学科才能说是一个开始走向成熟的学科。”高蒙河说,从学术,到文化,再到社会,考古学在中国正逐渐完成自身学科发展的转型“三级跳”。

  ——王仁湘

而今天,考古这门象牙塔里求真的学问,正在努力走向社会公众,走向更多人的视野,尽管还有些蹒跚,但步履坚定。“作为考古学者,应当树立普及考古学的意识,将使考古通俗化、大众化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说。

  文化遗产的发现、保护与利用,说到底是为了公众。文物考古的科学、学术普及问题必须提上日程!在一个大众传媒十分发达的信息化时代,考古学家应该意识到这是自己的社会责任与文化使命。而且,考古学家,尤其是国外的考古学家们在这方面的努力已经产生了重大社会影响。因此,2002年6月6—8日,由中国考古学会、中国文物报社、《文物天地》杂志社在杭州举办的《考古与大众》主题研讨,有着开创性意义。本版摘编研讨会发言,以求大家关注。

人们可能想象不到,让考古学界备受质疑的曹操墓事件,反而被考古学界认为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考古文化事件。

  过去你若回答一个路人说你是干考古的,十有八九他不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数十年过去了,这样的事情在许多地方并没有明显改观。不过近些年我们也感觉到了一些变化,有时进入偏僻的乡村,只要你说是做考古的,年轻人还是懂得的,知道你是寻找古物的人。他们从电视直播中知道了老山汉墓,知道了三星堆和雷峰塔,也知道了这世上还有考古这个行当。

2009年末,河南安阳发现并向外界公布,当地抢救性发掘的一座东汉大墓,被权威考古学家与历史学家确认为魏武王曹操高陵。这一发现随即遭到一些学者质疑,并引发了公众各种各样的猜测。“那一两年我无论到哪儿,都被要求讲曹操墓。”王巍苦笑。

  最近在攀枝花我见到一位已经退休的白族乡村教师,他把在房前屋后田边地头拾到的石器陶片集中起来,说要建一座家庭博物馆,面对他的热情令我好生感动。他懂了,他就能焕发出热情。如果全民都有这样的知识,试想,我们民族的素质是不是会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呢?

“考古前所未有地受到大家的关注,这总体而言是好事,总比不闻不问好。”但纷扰到最后,却形成一个尴尬局面:考古学界基本确认其为真,视其为伪的公众却占主流。这也让考古学界反思,“对考古知识、程序、规范,社会上还是不太了解,我们宣传得也不够。民众不了解,会怀疑考古学家的认定。”王巍说。

  从这个角度说,我们应当考虑要走一条学术大众化的路,这是一个把知识和学问还给大众的大事业。走出象牙塔吧,不要把新知和旧知都束之高阁。

这直接刺激更多的考古学家撰写文章,为公众答疑解惑,开创性地将考古学解释材料的方法纳入公众传播之中。按高蒙河的话来说,“曹操墓的发现和质疑,人人可以呛声,其里程碑价值是让考古成为社会焦点。考古学发展到今天,已不再是考古学家的独角戏。”

  对于一般大众而言,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及时报道最新发现,对重大发现要有周全的操作,让人们能及时了解。老山汉墓的直播正面的影响还是非常深远的,它让全国人民过足了一把考古瘾。虽然人们在期待中得到的不仅仅只是新奇,还有失望与扫兴,但将它比作一次空前的考古扫盲活动,却是非常恰如其分的。试想如果当初再尽可能地为观众多考虑一些,那效果可能会更令人满意一些。

考古学正主动走近公众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